諾達快訊
·歐福蛋業產業化聯合體來公司交流考察
·山東省畜牧協會生豬產銷分會中獸藥防控豬病座談會在青州諾達藥業召開
·青州市畜牧局調研組到濰坊諾達藥業進行調研
·來中獸藥展覽館轉一轉 感受中醫思維用中藥
·外國學生來諾達藥業參觀交流
·熱點 | 魯中首個中獸藥展覽館在青州建成
·中獸藥生產基地進行清潔生產培訓
·中獸醫學專家穆祥教授、胡松華教授來公司調研
·濰坊諾達藥業有限公司熱情接待益客董事長一行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中心 > 諾達家園

在繁雜的獸藥市場,做好中獸藥不容易

2018/9/25 11:01:35      點擊:
近幾年,隨著消費者對食品安全要求不斷提高,以及國家限抗、減抗令不斷升級,不少獸藥企業面臨轉型,中獸藥成為很多企業青睞的方向。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中獸藥產業發展固然有其天然優勢,但也存在基礎薄弱,發展面臨瓶頸的問題。

近日,有關專家在接受《中國科學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中獸藥產業發展既要從理論研究、人才培養、資源發掘等方面夯實基礎,也期待在管理和標準體系上“松綁”。

發展中獸藥是大勢所趨
近年來,為提高食品安全水平、減少環境污染,我國畜牧業提出“科學利用、逐步減用、嚴禁濫用抗生素”口號,對獸藥的管理不斷加強。在此背景之下,替抗藥物的研發應用成為行業大勢所趨。
中獸藥是指在傳統中獸醫藥理論指導下使用的藥用物質及其制劑,我國使用中獸醫藥診治動物疫病的歷史有數千年之久,因具有增強免疫、促進增長、抗菌抑菌、防治疾病等功效以及天然、副作用小、無殘留等特點,中獸藥成為當下獸藥行業轉型發展的熱門方向之一。
“近幾年,我國蛋雞養殖中中獸藥使用比例就很高。”中國獸醫協會中獸醫分會秘書長、河北農業大學中獸醫學院教授史萬玉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比如,在診治雞氣管堵塞以及以腺胃炎為代表的病因復雜、病原繁多的病害時,相比于使用抗生素或者化藥,中獸藥效果更為顯著。
正因為中獸藥具備種種優點,因而近幾年,中獸藥在行業內得到廣泛關注,發展極為迅猛。據業內人士透露,目前我國有近2000家獸藥廠,除了100多家疫苗生產企業,其他的獸藥企業幾乎都涉及了中獸藥的生產。
然而,2015年之前,專門從事中獸藥研發生產的企業還寥寥無幾。
“毫不夸張地說,在2015年之前,中獸藥是‘叫好不叫座’。”河北某獸藥公司研發部經理李定剛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業內雖認可中獸藥的功效,也看好中獸藥發展前景,但是,很長一段時間內,鮮有企業真正從事中獸藥的研發生產。
不過,由于政策風向標的導向和市場的倒逼,中獸藥近幾年成為行業熱詞,吸引企業紛紛涉足,呈現一片熱鬧景象。


兩種理論體系的“糾結”
中獸藥熱鬧起來,李定剛認為是一件好事。“確實有一些企業在踏實地做事,取得了一些進步;此外,大家一起來做,行業的影響和呼聲也會大不同。”
不過,對中獸藥的熱鬧,他又有隱隱的擔憂。一時間大家紛紛涌入發展相對弱勢的中獸藥領域,在他看來不免有浮躁和急功近利的心態作祟。
“其實,做好中獸藥并不容易。”李定剛向記者強調。
在他看來,中獸藥其他藥物的一大核心區別在于有沒有傳統中獸醫理論的指導,“有其獨特的理論體系,也是一門實踐科學”,這決定了中獸藥有不同的研制和使用思路。
史萬玉也向記者強調了中獸藥在思路上的不同——從中醫的角度,一般認為藥物主要依靠組合效應,相當于“團體作戰”,每一味藥材、每一種成分相互協同、拮抗,共同起效。比如,有些成分或許對具體疾病治療沒有起作用,但是卻能發揮減少毒副作用的效果。
“用藥是有效的、安全的,質量也是可控的,從中醫理論來看,是可以解釋清楚的。”史萬玉說,“但是,可能從現代醫學的角度來看,就認為無法解釋清楚是什么成分在起效。”
業內人士在采訪中向記者反映,在目前中獸藥管理中,盡管強調了中獸藥在“傳統中獸醫理論指導下”的原則,但在具體的標準制定上,依然沿用了現代醫學的評判標準。
以日前農業農村部發布的《中獸藥、天然藥物分類及注冊資料要求(征求意見稿)》為例,其中一類獸藥“未在國內上市銷售的從植物、動物、礦物等物質中提取的有效成份及其制劑”就要求“從植物、動物、礦物等物質中提取得到的未經過化學修飾的單一成分及其制劑,其單一成分的含量應當占總提取物的90%以上。”
“我建議不要以成分來對中獸藥進行區分。”史萬玉表示,過于強調成分,有時適得其反。
以雙黃連為例,按照成分要求,檢測的主要是綠原酸、黃芩苷和連翹苷。史萬玉告訴記者,市場上曾出現過這樣的雙黃連產品——成分檢測全部合格,但是使用效果不佳。
“這些成分現在都可以化學合成,價格十分便宜,但是沒有效果。所以,所謂的有效成分不一定是真正的有效成分。”史萬玉說,由于標準是檢測某幾個成分合格不合格,很多不法企業就在其中“鉆空子”。
同時,在生產上大規模使用中藥的某一提純成分不太實際,投入高而得率低;因而從成本考慮,合成藥價格比較低廉,然而一旦合成,史萬玉表示,“實際上還是走的化藥的路子”。


夯實中獸藥發展基礎
“中獸藥要想真正在實踐中發揮作用,管理上不能太死。”史萬玉認為,按照目前的標準,一些中獸藥難以滿足要求。比如,有的中獸藥復方制劑由十多味藥組合而成,效果顯著,但如果按照明確成分要求,只能不斷將處方“瘦身”,“最后成分清楚了,申報成功了,藥效也沒了”。
李定剛也表示,現代醫學理論和傳統中獸醫理論是兩個不同的理論體系,“目前依靠科學手段還很難闡釋中獸藥的物質基礎和作用機制”。因而,建議“應分開管理”,針對中獸藥特點建立制定一套評判標準和管理體系,在政策上更加開放包容,為中獸藥發展“松開手腳”。
在中國農科院蘭州畜牧與獸藥研究所副所長李建喜研究員看來,現在業內不少中獸藥的研發實際上也存在為藥而藥的“跑偏”現象。
他表示,中醫先認識病,再根據病的情況配方制藥;現在藥廠則是先制出藥,再投入實踐應用。“不排除這樣會研制出好的藥物,但是相對來說,會走很多彎路,將中獸醫理論和現代技術結合起來研發中獸藥,可能效果更好。”
李建喜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目前中獸醫對疾病的認識和診斷方法,還未適應現代規模化養殖模式的轉變,沒有跟上發展的步伐,是限制中獸藥在實踐中發揮作用的關鍵因素。
“從傳統來說,中獸藥的正確使用或者發揮作用都有中獸醫理論作為指導,但是現在整個養殖方式發生了改變,變成規模化養殖,疾病發生呈現群體性特征。怎么用中獸醫去診斷,以及拿出辨證、實證的方法或者是科學可行的方案,還需要我們開展大量的基礎研究工作。”李建喜說。
人才缺乏也嚴重制約中獸藥產業的發展。據了解,上世紀90年代,全國取消了中獸醫本科教育,目前來看,中獸醫人才方面存在斷層現象,中獸藥產業發展人才緊缺問題比較突出。在采訪中,業內人士均呼吁進一步夯實人才基礎。據悉,目前河北農業大學、西南大學等高校開設了中獸醫方向,以加強后備人才的培養。
此外,在李建喜看來,中藥材資源也是制約中獸藥進一步發展的因素。受制于中藥材資源的有限性以及隨之而來的成本問題,養殖企業使用中獸藥受限,制約產業進一步發展。因而,李建喜建議,應該進一步加強中草藥資源的挖掘與利用,以及對經典復方二次開發。
李建喜建議,獸藥企業和科研單位緊密合作,加強對中獸藥生產加工技術工藝及裝備研究,“通過理論和技術的緊密結合,達到中獸藥防病抗病節本增效的目的。”另外,他還指出,加強中獸醫防病技術人員培訓,也是解決中獸藥產業高效應用最后一公里的重要舉措。
“目前,無論是研究基礎還是人才基礎,仍然比較薄弱。”李定剛說,正因為基礎仍然薄弱,所以希望對目前熱鬧的中獸藥產業少一些“過度關注”“過分炒作”,“中獸藥的發展很有前景,但需要大家踏踏實實地作出自己的貢獻”。

北京pk10开奖记录排期